智云达:一位IT创业者的农业回归路

2020-07-22 14:49:44

0.2毫升塑料吸管,6滴油样,1毫升试剂,一支玻璃比色管。

用以上要素完成取样,把样本置于沸水中加热,计时5分钟。

样本渐渐变红,直至超过标准比色管的红色。

“参数一:极性指标,阳性”,桑华春博士在检验报告单上逐字记录道。实验可到此为止——只要有一项参数为阳性,比色管内的油样即被证明是人们谈之色变的“地沟油”。而要让受检样本脱掉“地沟油”的帽子,除非30分钟实验内验证的四项参数均呈阴性。

在北京海淀区学院南路毗邻中国农业科学院的一间化学实验室内,桑华春将这项“地沟油”多参数综合快速筛查法重复了上千次。而其中的40次盲样检测和高于80%的准确率,让她的办法从315种方案中脱颖而出,登上了卫生部今年5月颁布的七项地沟油检测可行方案认证书。

桑华春所在的北京智云达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食品安全检测技术的公司。

“不只卖仪器”:后进公司的行业坐标

近年来危及国人饮食安全的三聚氰胺和瘦肉精,都没有逃出智云达检测的“法眼”。正是由于食品安全问题的频发,这家原本藏于科研院墙内的小公司,逐渐走进了大众的视野。

同样走出深闺的还有据称可以用太赫兹等技术检测“地沟油”的数家上市公司:过去一周低迷的A股市场上,以大恒科技为代表的8只“地沟油”概念股,连续逆势涨停或红盘报收。“虽不排除二级市场游资的炒作,但估值溢价确实反映了公众的情绪和期待。”一位行业观察人士指出。

而其中一家上市公司的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以抱歉的口吻说道:“很遗憾,能在中国食品行业出名的,很少是因为‘好事’”。

比起这些上市公司,刚拿到A轮风险投资的智云达在公众领域远不算有名;一千万左右的年营收额,在它所处的食品安全快速检测的细分领域内,排不到第一梯队;连投身行业的时间也落后于广州达元、吉大小天鹅、厦门斯坦道等老手。

“新希望集团一张上亿元的单子,就能盘活一家做食品快检的公司”,然而,在一个主要依靠政府和企业大宗采购的行业内,后进意味着难以在正面招标的战场上“虎口夺食”。小公司智云达需要绕道而行。

“做单点检测难以存活,大公司可以从仪器或生化制剂入手,我们却必须换个方式想问题。”智云达创始人桑黎川告诉记者。现实迫使智云达按检测的需求布局产品,“在三聚氰胺或地沟油可能出现的任何一个环节进行检测”,而不是以监管方的单位客户作为目标主体。

因此,智云达做起了打包出售产品和服务的生意。“不只是卖仪器,而是为工商、质监、药监等七个部委以及企业客户,提供食品安全快检的解决方案,同时整合其他公司的快检资源,配置快检项目。”桑华春说道。

智云达得到了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学院院长罗云波的首肯。在后者的倡导下,中农与智云达合建了研究生培育基地,公司的链条上,又加入了科研实力的储备。

而现有模式的成形经历了一个颇为漫长的过程。

一位IT创业者的农业回归路

食品安全快检是桑华春和丈夫桑黎川专业领域的绝妙融合。

1999年初秋,当放下政府农业部门的铁饭碗、陪攻读博士学位的妻子桑华春北上时,桑黎川没有想到,数年后他会与“从田间到饭桌”的农业本行再续前缘。

做了十年地方质监所食品室主任的桑华春,在研究工作中延续了自己的兴趣。暂无稳定工作的桑黎川按捺不住闯荡的劲头,决心在北京创业。

“那时候农业冷,IT热”,恰好桑黎川找来的搭档拥有信息技术的专业背景,两人从给工商和邮政系统开发软件始,搭建了最初的智云达公司。

有时候,负责市场经营的桑黎川看着埋头做研究的桑华春,不无遗憾地呢喃道:“为什么你不是在研究IT呐”。

2003年前后,中国农产品因农药残留不合格,出口欧盟受阻,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吴仪连续发表讲话,敦促开展食品安全整治。正在为工商部门建信息系统和315晚会呼叫中心的桑黎川隐约看到了食品安全检测的商机,于是先做了一个网站,即今天www.china12315.com.cn的前身——这一行业垂直门户,为智云达后来联通信息、整合检测项目提供了平台。

某天,一位地方工商局负责人委托桑黎川在北京购买一台单价

18000元的食品检测仪器,桑华春见到丈夫带回家的设备后,随口说,“这个我也能做呀,成本只用一两千块钱”。

妻子的这句话触发了桑黎川的灵感,他决意让公司转轨,做快检产品。

“然后,就这样回来了。”桑黎川忆及当年的情景,嘴角泛起涟漪。

但转轨伴随着漫长的阵痛。桑黎川从2004年起调整公司业务,招兵买马,重新配置了软件开发与食品安全快速检测两块业务的人员比例。高速的调整和扩张中不免出现管理不善、人心散动的状况。原本做IT技术的团队在新的业务模式上感到失去了价值。最终,老搭档离开,智云达管理层换血。

对于产品线的布局,桑黎川2008年就在尝试与做商务通的恒基伟业联合推出手持版的检测设备,但市场调研还未做足,步子迈得太猛,最终产品质量和市场推广双双折戟。

食品快检:民用化市场难题

“地沟油”引发的公众焦虑,启发了桑黎川重拾四年前未达成的民用化设想,根据他的推算,假设政府的快检市场有10个亿的体量,那么商用和民用则可能达到100亿和1000亿的水平。“能走进千家万户的自然有未来”,罗云波分析。

但桑黎川变得颇为谨慎:尽管筛查法数月前就通过了卫生部的认证,但智云达的试剂盒却迟迟未完全推向大众市场,唯一的销售渠道是天猫旗舰店,一家日收入仅千元。而适合家用的一体检测机通过测验已一年,也一直没有批量投产。

上述不愿具名的上市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同样在观望快检民用化的商机。但考虑到高昂的设备成本,如一套三聚氰胺检测仪器价值260万元,单次检测的费用就足以倒掉许多盒牛奶。

成本对智云达来说不是问题:快检仪器和耗材一旦批量生产,成本将变得相对低廉。桑春华认为,快检手段民用化对食品安全维权是否有帮助,需要存疑。因为快速检测的准确率并不是百分之百,但依照现行法规,质监部门的执法只针对自行送检的单一样品,消费者或将因为举证难而无法维权。

“要是快检法能被每个普通人使用,产生的效果将不可估量”,一位分析人士指出,快检产品在民用市场的推广或许能倒逼食品生产企业自律,但也可能引发民众的恐慌,并使监管部门的权威性受到削减。

针对民用快检产品的消费意向,记者随机走访了数位普通消费者,得到多种回应。一种声音认为,食品安全问题处处可见,如果用自检手段知晓了其确切所在,反而给自己添堵;而另一种观点认为,愿意使用快检产品,作为消极排除有毒食品的手段。有一位受访者表示,将用检测结果发起维权。

智云达的A轮VC方给出了未来的一种发展可能,“快检市场的认知度还不高,其企业应用和大众消费市场上的竞争尤其不充分。智云达需要和它的同行,比如从事生物检测的北京勤邦、同样做化学检测的广州达元一道,先对市场做出培育”。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