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唐岩:技术白痴的创业

2020-07-24 14:49:42

在陌陌科技创始人唐岩看来,不管创业还是人生,没有什么需要过多纠结的事。心动了,就做了。

就如他在回答为什么刚在网易做到总编辑不久就辞职创办陌陌时,一溜口就说出“就是种原始冲动啊!”午后的阳光浓烈,打在大桌板上反射一大片强光,唐岩微微眯眼,但神采也是闪着光。他告诉《环球企业家》,2010年底自己刚用智能机,苹果手机一上手,就想到做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产品,“你知道不,就是那种动了念头就挡不住的感觉,在办公室整天就坐不安心了。”

当然,这是原动力。完全丧失理性也不像金牛座的个性,尽管爱美食爱美女,但他还是发挥了踏实务实的特质。把当时国内国外市场全审查了一遍,咨询了不下100个专家,然后下了判断:创业公司就要做没有原型的事,胜算更大—这能让山寨来得迟一点,能对需求的满足更多一些。

“你看,现在城市化进程那么快,人都是很孤独的。”唐岩说,其实人人心中都有着交往的冲动,而陌陌正是这么个附加于移动终端上的实现体,哲学上说,是人体的器官延伸。

不得不提到“约炮神器”这个标签,唐岩对此也有反思,而且在尽力去标签化。

是不是陌陌1.0过于夸大了照片的作用?是不是专攻点对点的线下关系建立给这个标签加了把推力?他承认,“我们并不是很无辜”。但也许,去不去标签并不是唐岩很在意的,因为他是一个如此崇尚“自由冲动”的人。

但是,刚升级为爸爸的唐岩,现在更愿意思考怎么让小区里想交流育子经的妈妈们能很快找到彼此,还能组个小团队在陌陌上聊天,并且能约在一起带上宝宝们一起游戏;他也在想,自己住的小区一半中国人一半外国人,但为什么看到的都是外国人呢,能不能让大家相约走出来,而不是像土豆一样窝在家里看电视上网。这些2.0版本里都计划优化、改进。

作为一个媒体人出身的“技术白痴”,唐岩觉得掌控一个技术公司很带劲儿。他认为,在技术人才并不稀缺的今天,创业都万变不离其宗,就是:产品、人,和钱。

对于这次创业,你问唐岩说你幸福吗?他不会说“我姓唐”,他直接告诉你“挺幸福”。

技术白痴的创业

毫无疑问,陌陌是一家产品主导型的公司。而这家公司在最初的时候,只有唐岩和产品经理雷小亮两个人。当时他们都在网易,用唐岩的话,雷是自己长达九年工作中对接的唯一一名技术人员。

“我跟他说,你跟我做,这样我们就有两个人了。”雷小亮当即就答应了,但是让唐岩傻眼的是,随后他问雷:“你觉得除咱俩外还缺谁?”,雷告诉他:“我们还缺一个技术。”“你不就是技术吗?”“我是产品。”

所以,一个雷人的事实是:当时,除了产品想好外,什么都没有,连人都不全。

唐岩不在意这个,他在意的是“时间窗口”,所以“捡到筐里就是菜”。由雷小亮介绍了一个真正的技术人员后,三人团队的陌陌科技就操刀上马了。前后不到三个月,2011年8月3号,陌陌在ios系统App Store上正式亮相,当天用户下载数达到2000。第二天,腾讯公司的微信就出了新版,涵盖了地理位置这一功能。

正是这个技术白痴,在随后一年的时间里不仅领导了这个估值一亿美金的公司,获取了过千万的用户,使得日均活跃用户超过200万,并在短短一年中成功完成B轮融资,以至于他称账上现金“七八年都用不完了”。

在唐岩看来,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技术资源稀缺,所以IT创业公司是技术人员起家很正常。但在现在,做商业无外乎是三件事:做好产品、管好人、用好钱,“万变不离其宗”。

谈到在网易的九年媒体从业经历,他坦言,这经历中,收获了对资讯的视野和决断力以及对人的观察力。

在网易,由于做的是总编辑,所以每天门户网站上的的各个板块全要看,这让唐岩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资讯狂,一旦出国到什么地方看不到新闻了,他会立即陷入抓狂状态,而从大量信息中不断完善起的认知体系是他认为对这一生都最有用的东西。唐岩说,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事件真真假假,任何看上去特别戏剧化的新闻,或者貌似特别前沿的趋势,都要还原自己的生活和工作经历,去伪存真,而不是人云亦云。

还有的是对人和人性的体察。在他看来对人性应有整体的把握,虽然过程中有特殊性,但最后要做整体性的描述,正如陌陌,就是抓住了人总是渴望交往而国人又不擅直接交往这种共性与特性的统一。不管是工作中还是谈判中,唐岩习惯对对方说的信息进行逻辑上的判断,他说好的新闻工作者逻辑感都很强。

有那么几秒的间隙,他的思维仿佛在两次从业经历中穿梭,然后喝了一口咖啡,唐岩说“我觉得做总编、副总编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打工的。你想创业的话,从打工里获得的东西都显得微不足道。我要是创业失败了怎么办,再回去打个工,也没有什么关系。”他笑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